刘春鸿:为读者服务需要天天开馆,需求的满足是累积式的,不是突破、突进式的
发布人:编辑 发布时间:2017/7/11 16:19:11  浏览次数:407次
分享到:

人物介绍:刘春鸿,女,1964年出生,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副研究馆员。北京市高校图书馆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BALIS管理中心常务副主任。在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工作近20年,主要从事文献资源建设、新图书馆建设、图书馆财务管理。


以下文字节选自e线图情专访《刘春鸿:图书馆规划辩证》:


刘锦山:刘馆长,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接受e线图情的采访。现在又是一个五年规划的结点时期,大多数图书馆都很重视十三五规划的制订。我们也了解到,有些图书馆制订十三五规划是出于一种被动迎合学校的状态,还有一些人觉得规划是否有用,关键看学校是否重视。您是如何看待这些现象的?


刘春鸿:谢谢刘总和e线图情。主动与被动、重视与不重视是图书馆制订规划过程中面临的两对矛盾。我们先看主动与被动的情况。我经常思考图书馆五年规划,从图书馆角度而言是一种主动行为还是一种被动行为?首先,从形式上讲是被动行为。五年一个结点,这是国家杠杆。每个单位从上到下都要围绕这个“点”做规划、愿景、计划,各个机构随着国家形势完成自己的事情。五年结点之时,图书馆当然在想学校可能又要布置任务写十三五规划了。因此,从形式上讲这就是一种被动行为。如果学校不要求图书馆做十三五规划,估计有90%的图书馆可能都不会做这件事情,尽管规划、计划、长远的愿景、目标图书馆都有,但不一定会明明确确地写十二五规划、十三五规划、十四五规划,不会做具体的东西。从生态学角度来看,图书馆本身没有太多的自我再生能力,很多情况下是被其他力量扶植、培养、往前推,不管是公共图书馆还是高校图书馆,都处于比较被动地位,从人财物各个方面讲都没有任何自主掌握的权利。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图书馆也是主动的。图书馆一定有自主或者自发的发展愿景或要求,这种需求来自于图书馆内部各个部门。人大图书馆有采编部、多媒体部门、系统部等十三个部门,这些部门希望图书馆给一些指导性规划,未来五年需要多媒体部门做些什么、需要采编部门做些什么等等,这样各部门也好知道未来几年如何发展。显然,图书馆各个部门需要管理层能给一个明确的目标。反之,图书馆也需要学校能给一个比较明确的目标,既然做十三五规划,也希望学校先给图书馆立一个目标,图书馆再按照目标落实计划,这是图书馆愿意做的事情。但是到目前为止,学校不可能给图书馆先立目标,学校只会给学校立目标。同样,图书馆即便做出一个十三五规划也不是给图书馆各个部门的规划,只能从图书馆整体规划中抽取对各个部门的指导性意见。这应该是学校、图书馆和图书馆业务部门在规划方面的相互关系。其实图书馆需要这样一个规划,但其中存在着主动与被动的悖论关系,上下级单位之间相互作用、相互推动的关系,这就是主动和被动。


第二,重视和不重视的矛盾。重视就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在做十三五规划,能说不重视吗?几乎全民都在做十三五规划,轰轰烈烈,大家都在搞,虽然都是无序的状态,都不知道怎么搞,但是从主观上大家确实很重视这件事,也到处去求经验、求模板、求各种各样的已经做成的东西来为我所用,都很重视。


但是内心深处是否一定真的很重视规划?我觉得80%的图书馆不一定会执行自己做出的十三五规划。学校也不一定会按照图书馆的十三五规划拨相应的经费、人力、物力。没有学校的支撑,图书馆的十三五规划就不一定实现的了,不一定能实现的东西谁会去重视?其实真的就是这么回事。不少图书馆做了十一五规划、十二五规划、十三五规划,但是三个五年并没有按照三个规划来执行、落实,来跟学校要钱、要人的。图书馆做事情的时候是不断向学校提出各项要求,但实际上并不是按照规划的内容、目标发展。实际工作中的需求推动图书馆向学校争取人财物的支持,但是谁也不会拿着十三五规划向学校争取相应的人财物。图书馆自己制订的东西学校不会认可,也不会支持。规划不能说完全是纸上谈兵,但纸上的东西多多少少是和实际有脱节。实际上就是轰轰烈烈搞规划,悄无声息做计划。不少事情都是如此。


每年的计划是比较实在的,实实在在知道这一年要干什么,也知道这一年能干出什么,唯独不知道五年之后是什么样子。但是,总结十二五的五年的工作、发展情况与十二五规划时,我们会发现尽然有80%的吻合度。实际上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始终没有脱离实际工作,目标还算比较实际和具有可操作性。之所以如此,是与图书馆和图书馆人的特点相关。图书馆社会的引领机构,没有那么多前瞻性的东西,从而图书馆的规划也不会把目标定得很遥远,仿佛站在高屋建瓴的状态,图书馆不是这样的行业。而图书馆人比较实在,想象力不太丰富,一般不太愿意搞那种宏观的东西。因此,图书馆虽然在做规划,其实基本上还是按照现有的基础滚动式地发展,五年后就滚动到规划写的那样的状态。规划基本上就是“工作计划的累加+概念的提升”。规划与现实不矛盾,规划中80%的内容能够实现,这是特别可喜的事情。这与图书馆自身的性质、功能相关。图书馆的运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比较稳健,没有大的、突破性的进展。为读者服务需要天天开馆,需求的满足是累积式的,不是突破、突进式的。一点一滴的需求、一点一滴地满足,这是渐变式的,不是突变式的。图书馆不管什么时期都是稳健性、基础性、支撑性机构,所以不管是五年规划、十年规划还是二十年规划,一定都是脚踏实地型的。


许多图书馆规划,不管目标多么炫耀,字词多么华丽,一旦落实到具体内容上,都很实在,比如资源建设、服务体系建设、系统平台建设,没超出大框框。我听过几次朱强馆长介绍北京大学图书馆的规划情况,还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好像有点失望,感觉他应该写得更高大上一点,让我们看不懂、更虚幻一些。但我想图书馆可能做不出这样的规划,做不出让人炫目、让人看不懂、高深莫测的规划,真的不容易做,也是做不出来的,这是由图书馆人的特点和图书馆的特性决定的。

来源:e线图情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TQzNDYwNA==&mid=2651683749&idx=1&sn=0663660c5f55a5899f7753358d728a4c&chksm=84d473a6b3a3fab0b28c7ce9aa7d1d3e35e75a540f5f88bfd1e60141ab62ea87e8febabacc98&mpshare=1&scene=23&srcid=07113Qz9TMHIh3lcLvdouGCe#rd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