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nd Science
发布人:编辑 发布时间:2016/7/28 16:19:18  浏览次数:1782次
分享到:

Love and Science,看到这个题目会让你想到什么?

比如这样?


Sheldon&Amy,来自《生活大爆炸》截图
 

又或是这样?



纳什和妻子艾丽西亚,@Free Info Society
 
不过今天要讨论的并不是科学家们的爱情,而是当“love”成为了科学家们的研究对象后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你一定听过或看过很多所谓“爱情专家”的各种“爱情三十六计”、“恋爱七十二变”、“婚姻一百零八策”等等,不过在严肃的科学家看来,不管是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这都是难以验证的个人主观意见而已,那么有多少人真的在把LOVE作为研究对象呢?
 
如果你在Web of Science (SCI/SSCI/A&HCI——是的,没错,就是如雷贯耳,让你又爱又恨的SCI,只精选全世界最优质的期刊),用“love”这个词来检索一下,竟然有53019篇文章都跟“love”相关。



从1900年开始,就已经有关于“love”的文献,果然“爱”在科研领域也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整个全球的科技文献在过去的50年中都是一个大爆炸趋势,关于“爱”的科研成果也是如此。从1900年的第一篇关于儿童教育的书评(LOVE AND LAW IN CHILD TRAINING: A Book for Mothers)开始,到2015年当年已经有2500多篇文献涉及到“love”的主题。


Figure 1 涉及到“love”的文献年代分析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从1980年到2015年的数据中,你能想象这35年关于“love”的研究都来自于哪些学科领域吗?除了我们想到的宏伟蓝图(人类学)、诗词歌赋(文学)、精神信仰(宗教学)外,出人意料地,在图情学、精神病学、临床心理学等也有相当数量的文献。如此,关于“love”的研究不仅有足够的年代深度,也有学科的横跨广度。

Figure 2 涉及到“love”的文献学科分布(Top 20)

在这浩如烟海的文献中,哪些文章对后世的研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呢?在所有的文章中,被引次数最高的来自于Cindy Hanza和Peter Shaver的Romantic Love Conceptualized as an Attachment Process(被引次数2650次),将原本用于研究代际之间关系的依附理论扩展到了成人之间的关系,获得了空前的关注。


Figure 3 被引次数最高的一篇涉及到“love”的文献

这篇文章直接获得了来自850个机构的关注,分布在全球各地。

Figure 4 关乎Hazan和Shaver文章的机构全球分布图

当我们选取被引次数排在前1000位的文献进行深度挖掘时,会发现性格、婚姻、亲密关系、性别、自我等这些关键词也都高频地与“love”一同出现。

Figure 5 被引频次排前1000位的文献高频关键词分布
 
而当我们再度聚焦在近十年发表的文献时,ESI的高被引论文可以帮助我们看到近年来涉及“love”文献的学科多样性,比如,来自神经与行为学领域的高被引论文How Do You Feel - Now?The Anterior Insular And Human Awareness,告诉我们对“love”至关重要的AIC(前岛叶皮质)是如何对人的意识发挥作用的;发表于2010年属于经济学与商学领域的高被引论文The Power of The Family,揭示了由“love”联接的家庭对经济行为的影响;社会科学领域的探讨成瘾性流行的高被引论文Prevalence of The Addictions: A Problem of The Majority or The Minority?特别对“爱成瘾”也进行了调查和研究。


Figure 6 来自不同领域的三篇高被引论文

这些高被引论文无一例外地从各自领域的角度,深度挖掘了关于“love”的每一种观察。
 
科研的本质就是去探究一切未知的令人充满好奇心的领域,而我们每天经历、时刻都挂在嘴边的“爱”,不就是如此吗?对爱的动机的洞察,让我们对人类的心理有更深的理解;对爱的生理因素的了解,让我们有更好的治疗心理疾病的方案;对爱的文学作品的探讨,让我们对人类的文化瑰宝有更系统的梳理;对爱的经济学调查,让我们可以对社会系统有更健全的建设。所以,“爱”与“科学”从来都是紧密相连,正如《星际穿越》所说:“If we don't understand love, what if love is another dimension, what if love is something that transcends space, time, gravity. ”
 
小编寄语

时常有人问小编,SCI是什么?如果我们把科研比作航海的话,SCI应该是加速前进的桨、指引方向的帆,而绝不是臆想中的“彼岸”。因为科研本身只有更远更新,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彼岸”,其实“爱”不是也如此吗? 


来源: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AxNjcyNA==&mid=2651733292&idx=1&sn=6eefaa7b8fe45bb66023f96c2eb9c548&scene=1&srcid=0726MhsjZy15Tabc9kWwPIl2&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