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互联网至今没有杀死图书馆?
发布人:编辑 发布时间:2017/4/14 9:32:35  浏览次数:804次
分享到:

 


   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与美国地方政府正面临削减成本和控制不必要的政府账目支出的极大压力。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学术图书馆与公共图书馆便被推到了风口。互联网上提供了海量的信息——而且大多是免费的,这意味着图书馆正在失去过去的 效用。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数据显示,并非如此。

   尽管有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人表示自己使用公共图书馆的频率有所下降,但图书馆方面报告的数据却说明了相反的内容。

   过去二十年中,美国公共图书馆的总数略有增长——从1994年的8921座缓慢攀升至2012年的9082座(增长了2.14%)。同一时期的数据还显示,美国公共图书馆的使用率也有所上升。

   这里有一份关于公共图书馆流通(图书或其他外借的资料)与年均访问量的数据。美国公共图书馆外借资料的数目从1993年的人均6.5项,上升至2012年的人均8.0项(上涨23%)。同一时间跨度内,美国公共图书馆的访问数量上升了22.5%。

   而公共图书馆的使用中,确实也有些途径在减少,比如图书馆用户向相关图书馆员提问的次数,在1993年至2012年期间,减少了18%。

   美国公共图书馆的普及程度,似乎与“互联网”这个词家喻户晓前的情况旗鼓相当。

电子书的崛起

   对学术图书馆来说,这个数据就更加复杂了。互联网时代,美国学术图书馆中实体物品(如图书、DVD等)的流通量呈现出稳步的下降,1997年至2011年期间,减少了29%。

   更值得一提的是,同时期同一个学术图书馆中,全日制学生的年均借阅流通量从20项下降到10项(锐减50%)。学生如今可以通过电子设备访问海量的学术信息(大部分购置费用出自学术图书馆的预算),因此这样小的流通量也并不值得惊讶。

   电子学术期刊正在将印刷版的先驱们赶入绝境,而电子图书正变得越来越丰富。2012年,美国的学术图书馆共拥有252,599,161本电子图书。这意味着,过去十年中,美国学术图书馆电子藏书量已达到实体藏书、装订卷旧杂志、政府文件和其他纸质材料总量的四分之一——而这个总量,是从1638年哈弗大学成立后,美国的第一个学术图书馆建立,历经多年才达到的数目。

   电子图书不仅内容丰富,也非常受学术使用者们的欢迎(尽管其在实用性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例如,笔者查到的数据显示,加利福尼亚大学通过时新的JSTOR界面向其学生和员工提供收集好的电子学术期刊,其使用量令人印象深刻。

   仅仅一年内,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学生和员工就使用了11992本JSTOR电子图书,浏览量和下载量分别达到59120和34258次。为了响应用户的需求,加利福尼亚大学从JSTOR购买了3100多本图书,使这些电子期刊可以永久地成为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学术资源。

谁需要百科全书?

   与流通数据相比,向学术图书馆中相关管理员提问的数目急剧下降——目前年均提问量为5600万次,比16年前下降了28.4%。在美国60大学术图书馆中,平均参考交易量从1994年每周的6056次,下降到2012年的每周1294次(下降79%)。

   参考交易的下降背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神秘的原因。当笔者1990年第一次作为学术参考管理员时,我都没怎么着手了解多少《居住评级年鉴》《美国统计摘要》来解答相关的问题,一天就过去了。

   如今,学生对于信息的访问正变得数字化。曾经只能在图书馆资源中访问的内容,如今通过学生智能手机上的谷歌App就可以访问。对于参考资料的识途老马们来说,印刷版《大英百科全书》于2010年印刷了最后一版。

   个人咨询服务的锐减,反映出的是学生们正越来越多地通过互联网向学术图书馆员进行咨询的事实。2012年,77%的美国学术图书馆通过电子邮件和互联网聊天的形式提供咨询服务。目前,超过400家OCLC24/7参考联盟的合作学术图书馆,为用户提供全天候服务。

   根据上述数据,似乎可以草率地得出一个结论——似乎互联网成就了一切,再也没有人会使用学术图书馆了。

   但这种情况目前看来,还为时尚早。

   虽然流通量和参考交易量下跌,但数据显示,人们实际访问学术图书馆的数目正在稳步上升。60所美国最大的学术图书馆每周访问量在2000年至2012年期间上涨了39%。全美高等教育机构图书馆访问数据也显示出类似的增长,从1998年至2012年期间,上涨了38%。

   那么,如果学生们前往学术图书馆不是为了获得纸质材料或者参考咨询服务,那么他们去图书馆是为了什么呢?

学术图书馆的诱惑

   我认为,学生们会前往学术图书馆,是因为学术图书馆正改变自身定位,满足如今学生的诉求。

学术图书馆的角色正从满屋子纸质书,转变为学生学习、合作和社交的场所。

   除了提供安静的环境,让学生们逃离喧嚣而充满干扰的世界,学术图书馆还提供一系列学生友好的措施,如放宽(或取消)了长期禁止食品饮料的禁令,为学生提供7天24小时全天候的学习场所,并改变过去冰冷可怕的形象,改造成更舒适的环境等。

前沿的学术图书馆吸引学生的例子包括:

   大山谷州立大学图书馆的知识集市,为学生提供研究、写作、演讲、平面设计、定量分析等伙伴咨询服务。另外,图书馆还为学生们提供了专用空间,如多媒体房间、数字合作室和演示练习室等。

   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图书馆(NCSU)则提供了手工空间,学生们在这里可以动手进行电子仪器、3D打印、扫描、切削及一般铣削加工、服装剪裁和互联网连接等手工操作。另外,NCSU的学生们还可以在图书馆利用数字媒体实验室、媒体制作工作室、音乐练习室、可视化空间和演示室等专业空间。

    俄亥俄州立大学图书馆的研究共享空间,不仅提供写作中心,还提供版权相关服务、数据管理计划、资助机会和人类试验计划。图书馆的专业空间包括会议与项目室、数字可视化与头脑风暴室以及座谈会与教室等。

    在图书馆的构想中,图书已并非唯一的内容。学术图书馆正在长期获得的经验之上,进行累加和拓宽,而非抛弃这些长久习得的传统。用卡尔顿学院名誉图书馆长萨姆·德玛斯(Sam Demas)的话来说:“数代以来,图书馆员们一门心思地将图书馆看做信息、印刷书目以及后来电子信息的港湾。近年来,我们开始觉醒于这样一个事实——图书馆的基本立足点在于人——他们如何学习、如何使用信息、如何投入到学习型社区的生活。因此,在对图书馆的设计中,我们开始寻找并恢复图书馆作为学习、文化与知识社群的历史角色。

   任何一所图书馆,不论是公共图书馆还是学术图书馆,若能扮演到如此重要的角色,那么它将永远不会失去其存在的意义。

来源:iGroup信息服务
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OTAwOTkyMw==&mid=2653363063&idx=1&sn=a7e8b048734c8814fa92cd4844998633&chksm=
8b5b6f9bbc2ce68d523ab9e74156bd272cb73bb7b6c5887442f73e6e798dcfee9b737979fcfb&mpshare=1
&scene=23&srcid=0413ngHCOSFNrrZwujt4rmfT#rd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